土豆省錢
首頁 > 新聞資訊 > 王思聰有爹可以拼 P2P平臺們呢?

王思聰有爹可以拼 P2P平臺們呢?

互金跟投 2020-01-03

“國民老公”王思聰又上熱搜了。

不過,這次熱搜上得與往常不同。不是因為他的花邊新聞,或者是與某某娛樂圈明星互懟,而是因為他的債務問題。

事情是這樣的:前段時間,王老板投資熊貓互娛倒閉了,留下了高達近20個億債務。

而小王作為實控人,為熊貓互娛提供了連帶擔保,所以必須為這20個億買單,也因此被限制了高消費,名下的部分房產、車輛、銀行存款等財產還被法院通報查封。

兒子出事解決不了,當然得老爸老媽出面了。

實際上,老王并沒有直接出面幫小王解決債務問題,港媒爆出是王思聰的老媽站了出來就把1個億還清了,果然富家子弟就是不同。

老王家解決了小王的債務問題后,還不忘在公告里提及一段話,“幾年來,普思投資了幾十個項目,大部分項目是成功的,不能因為熊貓互娛單個項目的創業失敗就說成普思投資及實控人整個創業的失敗。”

這份公告活脫脫的就是四個字“舐犢情深”。

熊貓互娛事件,對于小王來說,這件事可能只是他投資生涯中的一個小坎兒,如果可以安然度過的話,相信小王后面會更加成熟。

了解完“國民老公”事件始末,跟投君很感慨。

金融行業,特別是資金密集的行業,很多都喜歡沾親帶故的標榜都是“背景系”、“關系戶”,而出借人們也非常樂于跟進“背景系、關系戶”。

“拼爹”、“拼兄弟”、“拼能力”存在于社會的各行各業。在P2P行業的深水時刻,P2P平臺能否憑“全家桶”之力渡過難關呢,下面跟投君與各位看官一起盤點幾家P2P平臺的情況。

01 “金主爸爸做上游,業務轉型不用愁”—陸金所

陸金所的P2P業務從一上線就是“王炸”般的存在,所有項目享有履約保證保險保障,并且可以直接查詢到保單。

王炸般的能力讓陸金所在行業高速發展過程中出盡了風頭,即便在行業憂慮忡忡的債轉慢潮,仍然一標難求。截至2019年6月末,陸金服累計出借人92萬,累計借款人267萬,累計借貸金額3479億元。

得益于平安集團的全牌照支持,陸金所不僅將P2P業務分拆,更引入了諸多持牌金融產品資源,發展成了一站式金融產品超市,保險、基金、銀行理財應有盡有。

然而由于P2P行業“三降”,清退為主,轉型為輔等政策原因,陸金服P2P業務也受到影響,前景不明。有消息稱,陸金所已經開始申請消費金融牌照,放棄P2P業務和專注消費金融可能使陸金所的上市道路變得順暢。

跟投君在社群發表過一個論斷,金融必須是紅色的,這不是草根能隨便觸碰的行業,早晚還是要回歸到持牌領域去,所以,跟持牌機構走的越近,那么平臺自然穩定性也就越高。

02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轉型也需要速度”—拍拍貸

11月7日,金融科技圈被拍拍貸更名為“信也科技”的消息刷屏。

作為中國成立最早的P2P網貸平臺,拍拍貸在自己的本命年更名并轉型。轉型原因既有外因也有內果:外因是去年的相關政策文件鼓勵互金機構向助貸機構轉型,內果則是拍拍貸在獲客、導流、撮合以及貸后各個領域都研制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科技方法。

但更名轉型的背后,是迅如雷霆般的轉型速度——聯席CEO張俊甚至在10月的一次講話中表示“拍拍貸現在已經和P2P沒有任何關系,已經轉型成為了金融科技機構”。

如此快速地進行轉型,拍拍貸從組織、資源、產品、業務四個層面制定了完整的戰略措施。

而2019年拍拍貸機構資金占比飆升,也給予了拍拍貸快速轉型的底氣。根據拍拍貸的財報,2018年第二季度的機構占比是10%,到了2019年第三季度,機構資金占比達到75.1%,同比增長了65.1%。

能夠如此快速地剝離P2P業務,完成轉型,除了運營,財政之外,更離不開拍拍貸自身的厚家底。

拍拍貸從2012年起,相繼獲得紅杉資本、光速安振中國、紅杉資本、諾亞財富、君聯資本及海納亞洲領投等機構跟投,股東背景實力強勁。

2017年,拍拍貸在美國紐交所上市,上市當天發行價為13美元,總市值40億美元,融資總額達2.7億美元,其中包括公開發行股票融資2.2億美元和向新鴻基私募融資5000萬美元。拍拍貸總市值40億美元,超過宜人貸25億美元,成為當時市值最高的P2P平臺。

當平臺本身家底足夠厚實的時候,面對當下的P2P行業困境時,無論是轉型或者是堅守,都能顯得游刃有余。

03 “退市危機下,一場關于轉型的豪賭”—信而富

相比上面兩家“拼爹”成功的平臺,祖上不夠富裕的信而富就沒有那么好運了。

信而富是P2P行業中的元老,自2010年就開始涉足其中,剛開始做的是小額分散的信用貸。幾年后,國內“現金貸“爆發,P2P進行快速發展階段。

與其它P2P通過高利率獲取高收益不同,信而富更傾向于通過提高復借率的方式來減少獲客成本并建立信用體系。但從上市后財報透露的信息顯示,信而富已經連續4年虧損,股價也持續下跌,面臨退市風險。

(股價持續下跌)

來到2019年,監管趨嚴,P2P行業整體在下行,信而富自身業績亦缺乏亮點。相比其它找到“金主”或者家底厚的平臺,信而富的實力還有所欠缺。

不得已,信而富只得把重注壓在了轉型助貸之上—與OET(香港奧嘉教育科技,是一家總部位于北京的初創企業,于2015年成立,業務主要是基于電商的金融服務、消費金融以及個人貸款)進行合作。

根據合作協議,OET會在6個月內向信而富投資1億元,用于日常運營,而投資完成后,王征宇將卸任聯席首席執行官,改由OET的王博擔任。

若按信而富目前股價計算,1億元投資已經能夠買下信而富近30%的股權,再加上聯席首席執行官拱手讓人,不亞于一場豪賭。

但是,根據信而富財報顯示,僅2018年一年的凈虧損就達到2.43億元,而這已經是連續第4年虧損。1億元融資,無異于杯水車薪。

信而富的轉型前景,仍然迷霧重重。不過上市功能能折騰、有空間的潛力的確發揮到了極致。

除了上面跟投君舉例子的幾家頭部平臺外,跟投君總結了更多P2P平臺當前擁有的金融牌照情況,各位看官可以細品一番。(若看不清可放大)

(數據來源:工商信息)

關鍵字: 轉型 投資 拍拍貸 信而富 陸金所

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貸羅盤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貸羅盤

溫馨提示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你確認要取消關注該平臺嗎?

取消 確認

關注成功

现在集上买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