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省錢
首頁 > 新聞資訊 > 拉卡拉與已剝離網貸業務“藕斷絲連”遭監管問詢?

拉卡拉與已剝離網貸業務“藕斷絲連”遭監管問詢?

新金融深度 2020-01-02

發布高送轉預案后,拉卡拉不出意外地引來的監管的問詢,要求其說明公司認為確有必要披露高送轉方案的主要考慮及其合理性,是否存在炒作股價的情形、是否存在為向主要股東派現而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等問題。

對此,2019年12月31日,董事長孫陶然“無奈”在社交平臺上“吐槽”稱:“不分紅的,指責他損害小股東利益;分紅的,猜測他向大股東輸送利益....考拉,你怎么看?”

值得注意的是,深交所下發的問詢函中,除了炒作股價的質疑之外,拉卡拉與已剝離業務續簽商號許可協議、拉卡拉APP中仍可見已剝離公司運營的“易分期”、“房快貸”等網貸入口也引起了監管的關注。

12月31日晚間,拉卡拉對深交所關注函做出回復。

1、與已剝離網貸業務藕斷絲連?

拉卡拉此前披露的《招股說明書》顯示,公司于2016年將北京拉卡拉小貸、廣州拉卡拉小貸等10家全資及控股子公司(下稱“剝離公司”)股權轉讓予西藏考拉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西藏考拉”),剝離的業務包括“易分期”、“房快貸”等互聯網貸款業務,并授權剝離公司在2016年12月12日至2019年12月11日間無償使用“拉卡拉”商號以及相關注冊商標(下稱“商號”)進行業務活動。

據拉卡拉于12月27日在對深交所創業板公司管理部的回函顯示,前述授權期限已到期,公司于2019年12月11日與西藏考拉簽署了新的《商標和商號許可協議》。

值得注意的是,拉卡拉第一大股東聯想控股、第二大股東兼公司董事長孫陶然分別持有西藏考拉51%、33%的股份。

深交所在此次問詢函中要求拉卡拉補充說明公司仍與西藏考拉續簽商號許可協議的商業邏輯和合理性、對價的公允性,并結合易分期等業務的負面輿情、合規性風險,說明前述授權是否會給上市公司帶來風險及不利影響,是否有損上市公司利益,是否存在向大股東輸送利益的情形。

此外,據此前回復,拉卡拉與西藏考拉之間沒有股權關系,不存在相互持股情況,雙方業務獨立運營,易分期等貸款業務與上市公司無關。但深交所發現,目前“拉卡拉”APP仍可見“易分期”、“房快貸”貸款業務入口。對此,深交所要求拉卡拉說明公司所述“雙方業務獨立運營 ”的合理性。并說明公司APP貸款業務有關個人數據的管理、儲存、使用情況,是否存在利用貸款業務收集數據、開展其他業務的行為,業務是否存在合規性風險。

新金融深度看到,在最新版的拉卡拉APP上,易分期占據了其開屏廣告的一個席位;在首頁中可以看到“房快貸”的橫幅推廣廣告;在借錢一欄中,可以看到“易分期”“房快貸”入口。

2、回復稱僅為貸款業務合作推廣方

對于上述問詢,拉卡拉表示,選擇繼續許可西藏考拉及其控股子公司使用公司的商號、商標,在保證剝離公司的平穩運營的同時,也有利于公司實施全維度賦能商戶的戰略,持續為用戶提供合規安全的金融服務產品。繼續授權西藏考拉使用“拉卡拉”商號采用市場化定價模式,許可費交易對價公允。許可協議。本次關聯交易不存在侵害公司及股東利益的情形,亦不構成對關聯方的利益傾斜或輸送。

至于為何已被剝離的“易分期”、“房快貸”等互聯網貸款業務入口依舊出現在拉卡拉APP中,拉卡拉的說法是,西藏考拉作為其外部合作機構之一,“易分期”、“房快貸”是其旗下小貸公司獨立運營的產品,公司僅是產品的合作推廣方。

拉卡拉表示,為滿足商戶資金周轉、購買理財、基金、保險等各種金融需求,公司在自身平臺上提供合作第三方的小額貸款、銀行理財、公募基金等金融產品的鏈接進行推廣。西藏考拉作為公司外部合作機構之一,“易分期”、“房快貸”是其旗下小貸公司獨立運營的產品,公司僅是產品的合作推廣方。公司與西藏考拉旗下小貸公司于2018年6月27日簽署了《渠道推廣協議》,合同有效期至2022年6月26日。推廣協議中列明了雙方權利義務,公司對于西藏考拉旗下的貸款金融產品不承擔運營責任。

數據收集使用方面,拉卡拉表示,公司對商戶信息的獲取、使用在商戶入網、業務開展等階段都明確獲得客戶授權,同時對于數據的管理符合《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業務系統檢測認證管理規定》要求。公司在用戶申請貸款業務時,不存在利用貸款業務收集數據、開展其他業務的行為。

保薦機構核查意見也表示,經核查,保薦機構認為:公司在用戶申請貸款業務時,不存在利用貸款業務收集數據、開展其他業務的行為,不存在重大合規性風險。

拉卡拉半年報顯示,拉卡拉通過向西藏考拉及其子公司提供各項服務、出租辦公房屋一年獲利超8000萬元。其中為西藏考拉提供引流推廣服務獲利達5500萬元。

3、是否真的對上市公司毫無風險?

照拉卡拉的說法,西藏考拉旗下的三家小額貸款公司,經相關政府部門批準從事小額貸款業務,在業務經營、貸后管理、數據安全等方面都較為規范,在貸后管理方面,制定了嚴格的貸后催收制度,并依法執行,對我司的聲譽及未來經營不存在重大不利影響。

不過,新金融深度發現,網絡投訴平臺上,關于易分期變相收取砍頭息的投訴數量不少。

最新一則1月2日的投訴信息顯示,章先生于2016年、2017年分別在拉卡拉易分期平臺申請貸款,第一次借款50000元,借款實際到賬41000元,砍頭息為9000元,分期12個月,實際還款為55900元。第二筆借款為35000元,實際到賬為28500元,砍頭息為6500元。

據了解,2014年,拉卡拉創始人孫陶然開始布局金融業務,拿下了網絡小貸牌照,上線包括易分期、替你還、員工貸等互聯網貸款產品。后鑒于監管風險等因素考量,2016年第四季度,拉卡拉剝離了主營增值金融業務的北京拉卡拉小貸、廣州拉卡拉小貸、考拉眾籌、拉卡拉影業等10家控股及參股子公司。

不過,企查查信息顯示,孫陶然目前仍是西藏考拉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此外,而且西藏考拉和拉卡拉的前兩大股東均是聯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和孫陶然。也難怪上述消費者投訴中將易分期與拉卡拉捆綁在了一起。

由此可以看出,監管下發問詢函,主要還是關注易分期等網絡貸款業務引發的負面輿情將會對拉卡拉的股價造成負面影響。

此前關聯企業考拉征信被卷入侵害個人信息案,就讓拉卡拉摔了一個大跟頭。

2019年11月,江蘇淮安警方依法打擊了7家涉嫌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的公司,其中就包括考拉征信。經查,2015年3月以來,北京考拉公司非法提供查詢返照9800余萬次,獲利3800余萬元,在公司服務器中查獲并收繳被非法獲取、存儲的公民姓名、身份證號、相片近1億條。警方已將考拉征信服務有限公司及北京黑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銷售、技術等20余名涉案人員抓獲。

盡管拉卡拉回應稱,拉卡拉與考拉征信之間的財務、業務、經營等都是各自獨立的,對該事件對拉卡拉股價影響不小。11月20日,拉卡拉股價跌停,市值蒸發20億,第二天開盤又一度大跌近7%。之后股價持續走低,最低一度跌至46.47元,直至11月28日,股價才陸續回溫。

關鍵字: 公司 拉卡拉 考拉 西藏 業務

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貸羅盤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貸羅盤

溫馨提示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你確認要取消關注該平臺嗎?

取消 確認

關注成功

现在集上买啥赚钱